咨询热线:

135-8048-1303

您所在的位置: 广州刑事律师网 >律师文集

首席律师

马俊哲律师   马俊哲律师,广州电视台《经济与法》频道法律顾问,广州电视台《法拉理》首席律师,《广视新闻》特约点评律师,广州电视台新闻频道《g4出动》栏目特约点评律师,全国知名法律网站《法律快车》嘉宾律师,全国知名法律网站...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马俊哲律师

手机号码:13580481303

邮箱地址:385349511@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210024821

执业律所: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11号之二保利威座大厦北塔28楼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马俊哲律师 地铁站是珠江新城站 在高德置地的出口

律师文集

广州刑事律师——浅析故意伤害轻伤案件中区分互殴和正当防卫的思路

故意伤害案件是暴力类犯罪中案发率比较高的案件类型,其中最常见的便是故意伤害致人轻伤案件。各行为人之间因矛盾激化发生打斗必然存在先动手的一方和后动手的一方,那么后动手一方的行为究竟属于互殴还是正当防卫,是实务中面临的比较复杂的问题。


一、互殴和正当防卫的界限


1、在故意伤害轻伤害案件中,很多时候互殴行为与防卫行为在客观表现上均表现为实施伤害行为,且互殴行为和防卫行为均可能产生轻伤害的损害后果。基于互殴行为和防卫行为之间的对立关系,如果认定打斗双方行为属于互殴,则排除了正当防卫的适用空间,反之亦然。


2、实践中司法机关判断行为人反击行为的性质时,必然会审查行为人是否具备防卫意图,所以互殴行为与防卫行为的最大区别在于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如果行为人在遭遇不法侵害之前就具有斗殴的故意,在遭受不法侵害时以非法侵害对方为目的,实施的伤害行为不能认定为防卫行为。典型的情形就是,行为人以斗殴为目的事先准备工具,在寻找行为对象过程中巧遇对方先实施不法侵害,行为人继而实施反击。


3、实践中存在的比较复杂的情形是行为人事前不具备斗殴故意,在面对不法侵害时即时实施反击行为的情况下如何判断其主观意图。虽然张明楷教授在正当防卫的构成上主张结果无价值论,认为行为人实施正当防卫时无须具备防卫意识,但其对于判断行为人是否具备防卫意识也进行了阐述,即防卫行为当然是足以造成或者已经造成不法侵害者伤害乃至死亡的行为,防卫行为与伤害乃至杀人行为在外表上是相同的,当攻击意识与防卫意思并存时,不应马上否认其防卫意识,防卫意识并不被攻击意识抵消,不能因为行为人具有攻击意识就否认其具有防卫意识,在难以区分行为人当时是出于斗殴意识还是防卫意识时,应从有利于行为人的角度出发,认定其具备防卫意识。


4、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应当结合其客观表现和其他证据予以认定,比如导致案发的实质原因、行为人面对不法侵害进行反击时持有工具的来源、击打的部位、在发生打斗之前双方有无接触、是否存在积怨等等。


下面结合案例,尝试分析一下区分互殴和正当防卫的思路。


二、案情


2017年3月8日9时许,刘某乘坐其子刘某甲驾驶的轿车回H市农村老家时,发现门前空地上被同村住户赵某设置了菜园栅栏,使车辆无法正常通行。刘某下车将部分栅栏移开时被赵某的妻子秦某发现,秦某直接对刘某进行辱骂,刘某与秦某进行对骂。秦某从地上拿起一根木棍击打刘某胳膊,刘某一把将秦某手中的木棍夺过后说到:“你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秦某遂朝家中大喊其丈夫赵某,赵某听见秦某的喊声从家中出来,随手捡起一块木板击打刘某头部,刘某眼看打不过赵某,随即拿着从秦某手中夺过的木棍击打秦某背部,赵某用胳膊抵挡刘某攻击时被刘某击中,在打斗过程中,刘某向没有参与打斗的刘某甲喊道:“打110!”。后赵某因胳膊剧痛停止击打刘某,刘某也扔掉木棍停止攻击。双方在现场等待警察到来后如实说明了情况。事后经鉴定,刘某致赵某右额顶部皮裂伤、左前臂尺骨骨折,赵某致刘某左眉弓外侧裂伤、右膝关节内侧皮下淤血、肿胀。赵某的伤势程度为轻伤二级,刘某的伤势程度为轻微伤,公安机关以刘某涉嫌故意伤害为由进行立案侦查。


三、事实归纳


1、本案的起因,是因为赵某家的栅栏影响了刘某车辆通行,刘某将赵某家的栅栏部分移开,被赵某老婆秦某发现后引起争执;


2、案件发展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秦某与刘某发生争执,秦某拿木棍击打刘某,刘某将木棍从秦某手中夺走;第二个阶段是秦某将赵某喊来,赵某持木棍击打刘某头部,刘某还击时造成赵某轻伤。


四、刘某反击行为的性质分析


1、刘某的主观意图。首先刘某与赵某、秦某之前不存在积怨,事前不具备斗殴的故意;其次,从刘某击打秦某的部位(背部)来看,刘某并非要积极地寻求对秦某造成严重的损害结果,使用的工具和采取的手段与遭受的不法侵害相当。刘某在打斗中要求其儿子刘某甲拨打报警电话可以看出其有意寻求公权力救济;最后,在赵某停止攻击后,刘某并未继续侵害赵某、秦某。在没有证据证明刘某的反击行为主观上具有积极加害赵某、秦某意思情况下,从有利于嫌疑人的角度出发,不能否认刘某具有防卫意图。


2、刘某采取反击行为的起因是自身遭到了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鉴于与刘某同行的刘某甲没有参与双方打斗,所以当刘某一人面对两人攻击时,赵某持木棍击打刘某头部,刘某有理由相信自己可能会遭受严重的身体损害,具备采取反击行为的紧迫性。


3、从反击对象上来看,刘某对赵某、秦某均采取了反击行为,但仅对赵某造成刘轻伤二级的损害后果。秦某因为琐事与刘某产生纠纷之后持木棍击打刘某属于不法侵害,秦某手中木棍被刘某夺去之后没有放弃不法侵害的意图,而是将其丈夫赵某喊出导致事态失去控制。秦某与赵某属于实施不法侵害的共同体,刘某可以对实施不法侵害共同体中较弱的一方采取防卫措施,以达到制止不法侵害的目的。


4、鉴于针对伤害行为实施的防卫行为外在表现亦为伤害行为,刘某对赵某造成轻伤二级的损害结果并未超出必要限度。刘某持木棍进行反击,客观上阻止了赵某的不法侵害,赵某停止攻击后刘某没有继续实施反击行为。


综上分析,将刘某的反击行为定性为故意伤害还是有待商榷的,在没有证据证明其具有斗殴故意的情况下,其更加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


若你遇到不懂的法律问题,欢迎你向马俊哲律师团队进行免费咨询,联系电话:13580481303(微信与电话号码同号,欢迎添加微信号),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11号之二保利威座北塔28楼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马俊哲律师专业团队为您解决你遇到的法律问题。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Copyright © 2017 www.gzxingshi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联系方式:13580481303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11号之二保利威座大厦北塔28楼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马俊哲律师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