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5-8048-1303

您所在的位置: 广州刑事律师网 >成功案例

首席律师

马俊哲律师   马俊哲律师,广州电视台《经济与法》频道法律顾问,广州电视台《法拉理》首席律师,《广视新闻》特约点评律师,广州电视台新闻频道《g4出动》栏目特约点评律师,全国知名法律网站《法律快车》嘉宾律师,全国知名法律网站...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马俊哲律师

手机号码:13580481303

邮箱地址:385349511@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210024821

执业律所: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11号之二保利威座大厦北塔28楼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马俊哲律师 地铁站是珠江新城站 在高德置地的出口

成功案例

妨害公务罪中暴力袭警从重处罚条款的个案适用

《刑法修正案(九)》在妨害公务罪中新增加了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应从重处罚条款,但对于协助配合正式编制的人民警察执行职务的辅警是否适用这一条款,司法机关内部存在争议。以下结合实际案例对该争议进行分析论证。

基本案情

2017年某月某日,被告人张某酒后无证驾驶一辆黑色天籁轿车行至xx市xxxx路,遇到交警设置路障执勤,为逃避查处,遂强行冲击关卡意欲驾车驶离。辅警王某发现后上前阻止,后因担心被已经发动的汽车刮倒而扒跪在后备箱盖上。张某一面大声叫喊“别趴上面,撞死你我不负责”,一面继续开车欲摆脱追赶。后被警车逼停,辅警王某未受伤。

本案涉及到两个争议焦点,一是本案中的辅警王某能否包括在暴力袭警的‘警“范围内;二是被告人的行为能否构成暴力袭警中的“暴力袭击“。

 

一、辅警是否适用暴力袭警条款

 

根据2016年1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规范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第四条,警务辅助人员不具备执法主体资格,不能直接参与公安执法工作,应当在公安民警的指挥和监督下开展辅助性工作。第十三条则规定,警务辅助人员不得单独执法。该意见明确规定辅警不具有警察身份,只能协助公安民警共同执法。

而从妨害公务罪中暴力袭警条款所保护的法益出发,其保护的是人民警察的正常执法权和人身安全,因此暴力袭击辅警构成暴力袭警条款的前提是辅警具备警察执法权,从执法的整体性而言,辅警和正式干警作为共同执法的集体从事公务,辅警此时在公安机关的委托下配合正式干警履行警务职能,这种整体性的执法权不可割裂。

从行为人的主观意图来说,并不以侵犯辅警的人身为其主要目的,其目的在于阻碍警务活动的正常进行。而且,行为人从外在着装上也往往难以区分辅警还是正式干警,由此可知,暴力袭击辅警和暴力袭击正式干警的主观恶性相同,应当适用暴力袭警从重处罚条款。

本案中的辅警王某在案发时与正式干警共同承担执勤的警务,协助警察查处酒后驾驶或者无证驾驶的司机,在发现被告人张某意图驾车逃离时进行拦截是配合警察执行职务行为的延续,故应当认为王某在辅助警察行使正常执法权,被告人张某对王某实施的行为属于暴力袭击正在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应当适用暴力袭警从重处罚条款。

 

二、暴力袭击警察行为的认定

 

根据刑法的主客观相一致原则,认定某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定罪之后的如何量刑,都要兼顾行为人的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袭警条款,行为人对妨害警察正常执法须具有主观上的故意,这一点几乎没有争议,但在实际案例中也存在对警察公务的执行具有主观上的直接故意,同时对警察的人身安危存在间接故意的情形,如刚刚宣判的2017年11月15日的南京交警被无证驾驶司机拖行致死案。

由于间接故意不存在追求所涉之罪的主观意图,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与否持放任态度,当犯罪结果发生时,则成立犯罪既遂,而没有造成法律上的危害结果,也是行为人该种放任心理所包容的,无所谓得逞与否,故而不存在因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导致犯罪未遂的情形。而由于间接故意不存在未遂,就意味着须有法律规定的危害后果的出现才能构成间接故意犯罪,比如在间接故意杀人案件中,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出现才能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成立的客观要件,反之就不能认为成立间接故意杀人未遂,而成立故意伤害罪。

同理推知,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袭警条款必须导致妨害警察公务执行的结果才构成间接故意,那么,妨害警察执法的结果如何认定是该间接故意成立的关键。笔者认为,行为人的暴力袭击行为必须确实直接阻碍了警察职务行为的继续进行、执法目的不能实现的结果,并且该行为必然导致警察的正常执法活动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如果暴力袭警行为仅对警察的执法活动产生一定影响而未导致上述危害结果出现,即便行为人实施了该行为但是警察的执法活动仍能够继续进行,并未被迫停止,则该行为不能认定为间接故意的暴力袭警行为。

根据现场监控视频,本案中酒后无证驾驶车辆的张某在在受到正常执勤交警的现场检查时,为逃脱查处和拦截,强行冲关,置执勤交警的人身安危于不顾,主观上抱有一种“反正我得开车走,你不躲开就撞上,我也不管”的心态,并且在辅警王某扒住后备箱盖之后仍继续往前行驶欲逃离关卡,作为司机的张某不可能不知道该种情形下极有可能对王某的生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但其对该结果的发生持一种听之任之的放任态度。

依照案发当时的车速,如果不是因为被增援警车逼停,极有可能对辅警王某的生命造成严重危害结果,这种驾车冲撞的行为可以认定为行为人主观恶性极大,是一种极具危险性的暴力行为,客观上虽然并未导致辅警王某伤害结果的出现,但已造成执勤交警的正常执法活动无法继续进行。

因此,张某的行为可以认定为妨害公务罪的间接故意,符合妨害公务罪中关于暴力袭击正在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应当从重处罚的条款规定。

 

三、结   论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在关于《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中指出:“针对当前社会矛盾多发、暴力袭警案件时有发生的实际情况,在妨害公务罪中将袭警行为明确列举出来,可以更好的起到震慑和预防犯罪的作用。据此,建议在《刑法》第277条中增加一款规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妨害公务罪的规定从重处罚。”

从该报告的表述可以看出,暴力袭警条款的设立在于重点保护人民警察的执法权和人身安全,因此在实际操作中中应当规范适用该从重处罚条款,遵循该条款的立法初衷。而协助执行警察职务的辅警与正式编制的民警一样,应当受到重点保护,而不应仅仅从身份要素出发否定其适用该条款

作者:赵晶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Copyright © 2017 www.gzxingshi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联系方式:13580481303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11号之二保利威座大厦北塔28楼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马俊哲律师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